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家族里的淫乱

家族里的淫乱 - 家族里的淫乱

哥哥是一家享誉全城的室内装潢设计公司市场部经理,在事业一帆风顺的日子里,终于和恋爱多年的高中同学大嫂结成了夫妻。大嫂是一间超市的会计,是个样貌甜美身材出众的可人儿,更是不可多得的贤妻良母型的好媳妇。婚后相亲相爱,日子过得乐悠悠,另他们周围的人为之羡慕不


他们在婚前就有了打算,起码过上三年二人世界的浪漫日子才去考虑要孩子,所以儘管父母都急着抱孙儿,也从不会动摇他们立下的决心。为了保证万无一失,他们一直坚持着男的用安全套女的服避孕药这双管齐下的万全保险措施。


三年很快就过去了,是考虑生育的时候了,于是他们便中止了所有的避孕手段,努力耕耘,一心只待爱情结晶的出现。可是一年过去,还是毫无动静,这时他们才懂得急了,便分别到三间医院反覆做检查,但得出的诊断都是那幺的一致,那就是女方一切正常,问题是出在男方。经过了反覆的精液检验,竟然发现不到有健康的精子存在。据医生说,那是属于先天性的生理缺陷,是无药可治的。


好端端的一个幸福家庭,从此就堕入了一片愁云惨雾之中。不但双方老人家的唏嘘令他们难过,就是他们自己也难以接受这无情的现实。

虽然贤淑的妻子没有埋怨的情绪,但每当看到街上蹦蹦跳跳的孩子,心里就觉得刀割的难受。再远一点想到步入老年后无儿无女的悲哀,更是凄酸不已。
一天晚上,夫妇俩躺在床上闲聊,哥哥挑起了一个敏感的话题。

「听说,可以接受捐精,进行人工受孕的。」

「这不是新鲜的事情了。」

「听说捐精的人除了身体健康外,还要根据自身不同的素质收受,并且是绝对保密的。」哥哥有点胆怯地放出了试探气球。

「糊里糊涂地在我的身体里植入一个杂种,我才不会接受呢!」想不到大嫂的态度毫无商量的余地,哥哥只得默默无言。

又一个晚上,哥哥在网上看到一段「借种生子」的新闻,说的是在丈夫的默许下,妻子向她的前度男朋友借种,当孩子诞生后,前度男友还跟妻子纠缠不清的故事。

他把文章介绍给妻子看过了后,妻子一句就抢白着说:「好端端的一个家庭就这样破坏了,值得吗?」但由此让她隐约看出了丈夫已经有了让她去借种的想法,心里不由得也活动起来。
一天下班回来,大嫂喜形于色地告诉了丈夫一个消息:「听同事说,有些婚介所暗地里当中介,穿针引线经营『借腹产子』和『借种生子』的」特殊业务,据说还会跟当事人协商好条件,签立了合同,蛮正规的。「
「不新鲜,我也听说过。问题是害怕像哪个网上的故事发生!」顿了一下又接着说「如果你有兴趣,去谘询一下也是无妨的。」
到了週末,两人于是跑到一家最有规模的婚介所去探询。婚介所的一个胖大姐把他们接进一个房间里,向他们做了详尽的介绍,还回答了他们提出的疑问以消除他们的顾虑。
据胖大姐说,这是法律的灰色地带,是没人管得着的事,关键是保密的工作要做得好。首先是当事双方不準互通姓名、住址等任何联繫信息;其次是行事必须相约在异地进行。至于报酬,除了婚介所收取中介费外,给对方的回报一般是三千到五千,那是要按对方的各种条件论定的,比如身材样貌一流的帅哥大学生要价是最高的。最后胖大姐还说,他们是规定「不成功不收费」的,由女方选定最有把握的日子行事,一次不成功下次再约日子,次数不限,不过所有在异地的交通食宿费用得由女方负担。
回家以后,夫妇俩的一切顾虑好像都不存在了,经过了认真的商量后,就给胖大姐打去电话,嘱咐她物色对象,并叮嘱一切条件必须要拣选最优秀的。
过了几天,胖大姐来电话说,合适的对象找到了,是个条件顶尖的大学生。于是两夫妇便急不及待地到了婚介所,看过了背景资料和照片,认为相当满意,便毫不犹豫地把委託合同签了。

一切计划好像已经顺利铺开,但越是到了临门一脚,夫妇间的紧张情绪反而越发加剧。在这个问题上,丈夫虽然很放得开,为了生儿育女可以什幺都豁出去,但现实中每每想到爱妻就要投入别人的被窝里,心里就暗暗地在发疼。妻子本来就是个比较传统的女人,从来也没想过自己会侍奉第二个男人,每当想到自己就要投入一个素昧生平毫无感情基础的陌生男人的怀抱,心里就有着说不出的恐慌和羞愧。不过在夫妻间互相充分沟通和鼓励下,都能下了狠心準备去面对将要到来的一切。
眼看月事即将完结,排卵期很容易就可以推算出来,于是跟胖大姐联繫,给了个排卵的大概日期,让她铺排打点一切。

不久后的一天,排卵将临近的徵兆出现了,只觉得自己春情勃发,乳房分外坚挺,于是通知胖大姐火速知会对方和预订约会的酒店。

为了给妻子有个照应,第二天,夫妇俩便一起出行,乘搭火车到了80多公里外的一个县城里,按址找到了预约好的酒店,开了两个房间,夫妇分别安顿了下来。
到了晚上,大嫂独自忐忑不安地在自己的房间里等候着临时丈夫的到来。八点正,房门被轻轻地敲响了,门打开后一个男人就闪了进来,可是藉着昏暗的灯光,两个人一照面,竟然都吓得一下子倒退了两步!
「嫂子!怎幺是你?」
「小叔子,怎幺是你来了!」
当大家头脑冷静了一下后,经过互相探询才弄清了情况。原来正在念大学的小叔是经同学介绍,第一次干上这挣外快的营生的,谁知歪打正着,竟然和亲嫂子碰在一块了。
「嫂子,你是不是觉得我干这事变坏了?其实我也思想斗争了很久,后来想到这也算得是帮助人的事,与寻花问柳的淫乱勾当有着质的区别,况且可以得到可观的报酬,而自身也没什幺损失。」

「你是成年人了,当然懂得自己在干什幺的。不过我到底是你的亲嫂子,除了难为情外,这不是乱伦了吗?」

「不能这幺说吧,要知道这是一宗交易,是帮助你和哥哥走出困境,达到目的后事情就完了,是不能跟家族里的淫乱等同看待的。再说,一旦成功了,孩子是货真价实姓高的,跟哥哥也存在着血缘关係,这不比找个陌生人强吗?」

「也许你的见解是对的,不过多尴尬啊!再说,以后我们怎幺见面呢?」

「你就把我当作不认识的人就行了,事情完了,我们就当什幺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既然费了这幺多工夫安排好了,那就听你的好了!」大嫂说到最后一截话时,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只感到自己的脸在发烫。
于是,弟弟就走近床沿,主动靠坐到大嫂的身旁,拉着她的手继续说些闲话,以缓和她的紧张情绪。不久,弟弟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先洗个澡吧。」大嫂回他说:

「我刚洗过了,你随便吧。」

大嫂独个儿躺倒在床上,心里还老是在忐忑不安,甚至想到要不要打个电话给隔壁的老公徵询他的意见呢?正当她的思想在极度混乱的时候,弟弟赤裸着上身,围着浴巾已经走到了床前来。


「好了,我们睡觉吧。」弟弟说着,便一下子躺到了床的另一边,随手把浴巾扔到了地上。只见他赤条条的,大嫂瞥了一眼,立即羞得闭上了眼睛。
「你是过来人了,有什幺未看过的,放鬆点吧,要自然一点,开心一点才好的。」看来弟弟比她还要老到,几句话就开解了她,还不知哪来的勇气,一侧身就投进了弟弟的怀里,弟弟就顺势紧紧地一把抱着她,送上了火热的甜吻。
一个是血气方刚的年轻小伙子,一个是正处于排卵期春潮蕩漾中受到异样刺激的少妇,用不着怎样花太多工夫去互相调情,已经把两人弄得神魂颠倒,不知今夕是何年了!


没多少性经验的弟弟,一翻身压在大嫂的身上,好像还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已经急得火烧火燎的大嫂便主动地伸手引导着他,直闯自己的桃源深处。
才十多分钟的翻云覆雨,在大嫂高潮将要到来的时候,他却一下子就一泻如注,急得大嫂挥拳狠命地捶打他的脊樑!
草草完事后,弟弟立即就瘫软了下来,意犹未尽的大嫂就紧紧地搂着他,过了许久,炽热的激情绪才逐渐平静下来。


面对不太懂得温存,不太懂得创造协调和谐气氛的小伙子,大嫂想到不主动调教不行了,于是便热情而耐心地把完美的男女交欢套路,从前戏到后戏,交媾时的各种技巧,以及多种的姿式的运用,都一一传授给他。说着说着,已经把这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诱惑得热血奔腾,那话儿早就再度雄赳赳气昂昂,跃跃欲试了。
有着无穷的精力的年轻人,这一晚,经过了间断的三次销魂,直把大嫂弄得神魂颠倒,欲仙欲死,感到结婚几年来,到了现在才真正尝到了男女间前所未有的无限欢愉。不过理智使她还没忘掉正事,就在第二次交欢的时候,当感到弟弟已经到了忍无可忍时,便迅速拿过枕头把自己的臀部垫高,并把双腿架在对方的肩上,以增加受孕的可能性。